瀋陽最早的自來水井蓋有特殊標記

來源:瀋陽網 2021-01-15 05:45

  滿鐵的上水井蓋。

  葛寶全和他的老井蓋照片。

  偽奉天市上水道井蓋

  上世紀五十年代瀋陽市自來水井蓋。

  上世紀六十年代瀋陽市自來水井蓋。

  “你看,這個井蓋的正中間有個特殊標誌,它可能是現在能看到的瀋陽最早的城市供水井蓋。”當文保志願者葛寶全指着相冊中的一幅老井蓋照片向記者介紹的時候,他的眼睛裏閃爍着興奮而珍愛的光芒。

  30年間,葛寶全揹着相機穿行在瀋陽的大街小巷,用鏡頭記錄瀋陽的過去和現在。像這樣的老井蓋照片,他拍攝了300多張,積累成的老井蓋相冊也有好幾大本。葛寶全説,老井蓋是瀋陽變遷的一個縮影,從這些井蓋的變化,我們可以讀出瀋陽這座城市的變遷故事。

  走街串巷為瀋陽城拍照片

  從1990年開始,葛寶全成為一名文保志願者,他揹着相機為瀋陽的老建築、老街道拍照片。他希望用鏡頭把這些記錄瀋陽歷史的珍貴景象記錄下來。

  1998年的一天,他正想拍攝“奉天消防隊”的照片,這座老建築附近的一個老井蓋,無意間吸引了他的注意,這是“望火樓”的一個消防設施,葛寶全覺得它非常珍貴,可能沒有誰會注意到這個小小井蓋所代表的含義。於是,他萌生了拍攝老井蓋的想法。

  “當時看到一個井蓋,上面寫着消火栓,中間還有‘市’字的變體,我就按下了快門。”葛寶全説,打那以後,只要“掃街”時看到有歷史的老井蓋,他就會拍下來。

  “這些年,不管走到哪,我都低着頭,時刻注意腳下的井蓋,發現有特點的,有歷史意義的我都會拍下來。別人是抬着頭看景,我是低着頭看井蓋。”葛寶全笑道。“我還會去圖書館、檔案館查資料,又買了很多書研究這些老井蓋,這成了我研究瀋陽歷史的一個突破口。”葛寶全説,這樣的學習過程,也讓他的生活更加充實。

  “我要是有了新發現,能樂上半個月。”但每當記者問起一些照片的拍攝地點,葛寶全卻總是含糊而過。他説:“這不能説,我怕這些老井蓋被人盯上,它們就不安全了。”

  300多個老井蓋講述老瀋陽故事

  葛寶全家的書櫃裏,裝滿了他拍的照片和相冊,還有很多資料,光膠捲能有好幾百卷。如今退休在家的葛寶全更加有時間潛心研究他的老井蓋和老照片,他説“現在天天都可以出去‘掃街’,我還想把我的這些照片進一步分門別類,將它們更系統地保存起來。”

  每當看到自己積攢下來的照片,葛寶全總是很開心。如今,他收藏了老房子、老橋等建築的照片近4萬張,其中老井蓋的照片有50多種、300多張。

  仔細欣賞,葛寶全拍攝的老井蓋照片果然別有趣味。有圓形的,也有長方形的;有設計孔洞的,也有平實嚴整的;有繁體字標註的,也有帶英文字母的;有象徵“滿鐵附屬地”的“M”和“T”標記,也有帶着“奉天市徽”的消火栓……“我拍的老井蓋主要包括五個種類,排水、供水、電信、消防,還有鐵路系統所用的井蓋。這些井蓋特徵和形狀不一樣,各自所代表的時代特徵也不一樣,它們各自在講述着一段老瀋陽的故事。我沒事翻着這幾本老井蓋相冊,就好像在翻看一本瀋陽的近現代史。”葛寶全一張張端詳着這些老井蓋照片,就好像在看着自己的孩子。

  瀋陽最早的自來水

  在“滿鐵附屬地”

  葛寶全説,他拍到的瀋陽最早的供水井蓋是“滿鐵附屬地”的。在“滿鐵附屬地”的井蓋上,都有一個特定的標誌,就是“M”與“T”的字母組合,“M”是“滿鐵”的英文首字母,“T”象徵着鋼軌的斷面,這個組合就代表井蓋的來源—“滿鐵附屬地”。

  據史料記載,瀋陽市政供水始於1915年,但最早只供給“滿鐵附屬地”的日本人使用。直到1936年,在萬泉公園建起中國人自己設計施工的萬泉水塔,才開始為瀋陽居民供水。

  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於1912年開始修建“千代田水源”,就是位於現今中山公園的中山水源。這處新水源直到1915年才修成通水,由此拉開了瀋陽城市供水的歷史。但它僅限於供應“滿鐵附屬地”中居住的日本人日常生活用水。包括老城和商埠地在內的瀋陽其他區域是享受不到這一便利的。

  在遼寧省檔案館館藏的《奉天二十年史》中對這一水源地有如下記載:“從水源地挖直徑、深度各三十尺的聚水井,依靠機械力往十萬加侖的水塔抽水。市內水管在大正四年(1915年)二月結束了全市安裝,建成了可供5萬人的用水設備。”

  直到1933年,偽奉天市政公所成立自來水籌備處,稱“淨水道工程”,開建萬泉水源地。水源地佔地1萬平方米,建水塔1座,砼體圓形井4眼,電機水泵3台套。1936年6月建成並通水,日送水量1.5萬噸,這一水源才主要向城內大小南街和原商埠地供水。

  葛寶全指着偽奉天市的上水井蓋照片介紹説,井蓋上都有一個圓圈,圓圈裏有一個看上去像“Y”字一樣的標誌,這個其實是變了形的“市”字,這是偽奉天市當時的市徽,也就是這個歷史時期的標誌。

  如今,像葛寶全這樣的文保愛好者們依舊在瀋陽的大街小巷中忙碌着,他們珍愛這座瀋陽城,珍愛老瀋陽為後人留下的每一個物件和每一寸遺蹟。“我出生在皇姑,是地道的瀋陽人,我希望用自己半生的積累為瀋陽留下些什麼。”葛寶全説,這些老井蓋或許會成為一種資料和見證,而他要做的就是,有生之年將瀋陽的城市記憶用照片封存起來。

  瀋陽日報、沈報全媒體

  記者寇俊松/文主任記者李浩/攝

  資料圖片由葛寶全提供

編輯:xw03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瀋陽網官方微信(sydcomcn)